2016,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面孔”

2016-12-26 16:05
分享到:
2016,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面孔” 新华社北京12月20日电 特稿:2016,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面孔”  新华社记者  又至岁末年终。一年中,世事纷杂,潮起潮落,总会涌现一些“面孔”,将每一个鲜活的年份标注成隽永的记忆。2016这一年的“面孔”,或让人警醒,或让人反思,或寄予期待,或满怀憧憬。  “慰安妇”:历史不容忘记  在日本驻韩国使馆马路对面,一名“少女”端坐街边。她目光深邃,沉默却充满深切地控诉;双拳紧握垂搭于膝,仿佛难掩内心的愤怒。  她,便是韩国“慰安妇”少女铜像。“正处人生最美好的花季,却惨遭蹂躏,日军罪行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韩国雕刻家金运成拿起刻刀,创作了这尊雕像。  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着二战时期被日军强征、受尽凌辱的数十万遭侵略国家女性。  有学者指出,“慰安妇”制度是日本使用国家力量、采取强制手段、针对外国女性的性奴隶制度,这样的国家犯罪在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令人发指。  然而,日本政府至今不承认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国家责任,始终否认“强迫性”,百般抵赖和歪曲。  今年5月,来自中国、韩国、印度尼西亚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将日军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列入世界记忆名录。2744件档案,让日军残暴罪行昭然天下,无可辩驳。韩国“慰安妇”问题对策协议会负责人金善实说,为“慰安妇”相关记录申遗,目的是揭露日本政府的谎言,并警醒世人,历史决不容重演。  12月6日,韩国又一名“慰安妇”幸存者离世。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说,在世的“慰安妇”受害者逐年减少,为她们争取公道和正义,“我们没有退路”。  欧洲难民:何处是归途  有这样一个数以百万计的群体,他们无法在故乡生存,只能在异国挣扎求生。“陌生的道路,无归宿的薄暮”,是他们命运的真实写照。26岁的海德·阿西德,就是这群难民中的一员。  阿西德来自伊拉克,瘦削的脸上留着络腮胡,看上去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离开老家卡尔巴拉前,他是一家医药供应公司的会计师。  每一个偷渡地中海前往欧洲的难民,都有着相似的噩梦般经历:向“蛇头”支付逾千美元高昂费用,挤上严重超载的偷渡船,在海上生死由命……不过,与逾万名溺亡于地中海的逃亡者相比,阿西德还算幸运。2015年9月,他从土耳其进入希腊,之后辗转落脚比利时。  “我不喜欢这里(比利时),我爱我的国家,但我回不去。”面对记者,阿西德神色黯淡。“我的国家现在太成问题了,要么是在打仗,要么是恐怖袭击。教派冲突也很严重。我看不到出路在哪里。”  阿西德们甘冒死亡危险背井离乡的背后,是西亚北非多年的动荡与失序。而西方的强权干涉作为背后推手,难辞其咎。2016年,欧洲难民危机压力未缓,而伴随难民潮产生的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滋生发酵等溢出效应,又给欧美乃至全球的安全带来冲击。  出路何在?只有战端消弭、发展恢复,难民来源国走上长治久安与发展繁荣之路,才能愈合阿西德们心中伤楚,助他们踏上归途。  古特雷斯:众望所归的联合国“新掌门”  “我,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庄严宣誓,以绝对的忠诚、谨慎和良知来履行赋予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职责……”12月12日,联合国候任秘书长古特雷斯宣誓就职。从2017年1月1日起,他将接替潘基文正式执掌联合国。  开放、外向、善于沟通、富有远见和领导力,凭借其鲜明个性,以及7年葡萄牙总理、10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积累下的丰富阅历,67岁的古特雷斯在联合国秘书长遴选中一路领先并最终胜出,成为联合国成立以来第九位掌门人。  联合国秘书长被誉为“世界首席外交家”,其工作被视为“世界上最不可能做好的工作”。古特雷斯执掌的联合国,将面临诸多挑战:叙利亚冲突、难民危机、恐怖和暴力极端组织的威胁、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协调各方诉求、达成解决方案、促成计划实施,不仅需要高超的斡旋能力,还需要找准适当的契机,这绝非易事,更难言轻松。  古特雷斯似乎已为此做好了准备。他表示,他将成为召集人、调解人、架桥人、牵线人,探寻可以使各相关方受益的解决方案;以公平方式服务所有人;以更谦卑方式开展工作,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  12月12日,庄严的联合国大会厅里,联合国全部193个会员国的代表对古特雷斯的宣誓和致辞报以阵阵掌声。这掌声,凝聚着国际社会的共识,更蕴含着对古特雷斯的期待。  “阿尔法围棋”:意义远在棋盘之外  “阿尔法围棋”(AlphaGo),这是一张没有面孔的“面孔”。尽管它也被人昵称为“阿尔法狗”,但实际上是一个由无数代码组成的人工智能程序。  今年3月,围棋“人机大战”在全球瞩目中落子。最终,这款人工智能程序4比1击败顶级棋手李世石。没有“面孔”,却丝毫不影响它一战成名。围棋被视为“人类智慧最后高地”,“阿尔法围棋”横空出世,意义远在棋盘之外。  “阿尔法围棋”的“杀手锏”,在于深度学习技术——不再仅仅倚仗穷举计算的“蛮力”,而是通过学习进化,变得更加“聪明”。这类技术正在并将继续为人类生活带来益处。比如用于分析棋盘图像的人工神经网络,就可以用来分析病人的X光片。  “阿尔法围棋”之胜反映出人工智能不断加速进步的趋势。从首次战胜国际象棋职业棋手到战胜旗帜性人物,电脑用了近10年;而“阿尔法围棋”在围棋领域完成这一跨越则用时不到半年。人工智能在语言、自动驾驶等多个领域,正快速接近甚至超过人类水平。  这张看不见、摸不着的“面孔”,究竟有什么样的“表情”,友善还是狰狞?有人兴奋,有人不安。  其实,任何技术本身都不带道德标签。“好”与“坏”,全在于人类如何使用和管理。纠结于智力博弈,不如发挥智慧,提前设计好“路线图”和“安全阀”,让技术更好地推动社会文明发展。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会想起2016年的“阿尔法围棋”和那场“人机大战”。回看当年的兴奋与不安,相信那时的人类定会更加淡然。(参与记者:耿学鹏、谢琳、郑江华、倪红梅、史霄萌、刘石磊、陈怡、赵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