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据交易所挂牌 棒打百万亿级银行间市场“坏孩

2016-12-15 13:39
分享到:
票据交易所挂牌 棒打百万亿级银行间市场“坏孩子” 它来了!注册规模为18.45亿元的上海票据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票交所“)——未来要面对交易规模达百万亿级别的票据市场。 如何统一市场、释放票据价值,避免票据大案发生,是摆在票交所面前的一道“两手抓”日常考题。 12月6日《票据交易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刚刚出台,12月8日,经历将近7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票交所就在上海正式挂牌。 按照业界的说法,《办法》勾画了票交所交易制度的轮廓,昭示票据迈向标准化资产。其将成为除股票交易所、期货交易所、本外币交易所之后的第四类交易所。 公开信息显示,由人民银行牵头的票交所发起人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票据市场存在着市场透明度低、票据中介风险累积等问题,因此强调票据业务的内控管理、电子化水平、规范票据中介行为,成为中国票据市场规范的重点内容。相比其他金融市场,票据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不利于风险防范,这成为制约票据业务发展的重要因素。”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票交所开业仪式上表示。 那么,票据市场风险有多大?银行间到底藏着多少“坏小孩”?套利交易型银行或首当其冲,尽管相关运营细节尚待明确。 细节尚未明确 2016年来曝光的票据大案有6起,累计风险额超百亿元。此前,一些区域性的票据交易中心已形成,但统一的票据交易平台尚有距离。 正如潘功胜强调,票据交易平台是全国统一的,而不是区域分割的。“首先是全国的,不是地区的;其次是统一的,不是割裂的。” 事实上,早在《办法》出台之前,央行就已经数度发文规范票据市场、护航票交所。 早在《票据交易管理办法》出台之前,2016年4月,央行、银监会出台126号文,顶住2016年初票据市场大案频发压力,全面规范传统票据业务,并以此打开票据业务转型序幕。央行在今年9月7日下发《关于规范和促进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发展的通知》(银发[2016]224号,简称224号文),大力推广以电票为主,票据业务全面电子化。11月2日,央行下发《关于做好票据交易平台接入准备工作的通知》指出,央行筹建票据交易平台,并拟于2016年12月8日组织交易系统试运行。 聚焦票交所成立当日,各大银行随即抢跑收单业务。诸如: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完成票交所首单票据转贴现交易。浦发银行完成票交所首单质押式回购交易。招商银行与民生银行完成票交所首单商票交易。平安银行与华泰证券完成票交所全国首单非法人产品交易。江苏银行完成票交所全国首单城商银票转贴交易。 央行12月6日印发《票据交易管理办法》之后,票交所就紧接下发《纸质商业汇票信息登记操作规程》,主要对金融机构在票交所办理各种信息登记和业务处理的详细规定。然而尽管制度安排已得到大幅完善,票交所也已完成挂牌,目前仍有诸多运营细节尚待明确。 首先,票据中介及各类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都处于妾身未明的状态。《办法》对票交所进行了四大职能的界定:组织票据交易,公布票据交易即时行情;票据登记托管;票据交易的清算结算和票据信息服务。票据市场的参与者仅限于三类:金融机构法人,包括银行金融机构总行及其授权分支机构和非银金融机构;非法人类机构:金融机构等管理的各类投资产品;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其他参与者:由中国人民银行审批确定参与者。“最后一个‘中国人民银行审批确定参与者’的存在可能就是预留了一个口子,未来这类机构可能都需要在央行备案才能参与市场行为。”普兰金融一位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票交所一期系统没有询价报价功能,票交所仅仅承担了登记交易清结算的功能,二期开始有报价询价,但是很难完全垄断市场。 “以普兰金融为例,我们目前的业务结构囊括了除了银行之间的转贴业务、在银企直贴端以及企业之间转让交易,从功能上来讲就和票交所存在差异。当然,未来票交所可能建立一个大平台,将所有票据的行为都纳入其中,服务全市场,但这需要一个很长的建设过程,无法一蹴而就。因此,短期来看,票据中介不大可能会消失,只是慢慢被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票据交易平台交易系统建设分为两期。第一期实现纸质商业汇票交易功能,通过客户端形式介入;第二期实现纸质商业汇票和电子商业汇票交易功能,具体技术实力的机构可以直联接入。换言之,票交所一期系统仅仅是针对纸票的电子化,电票依旧在央行支付结算司ECDS系统中运行。 下转 12版 上接 09版 除此之外,《办法》中引入了新概念“保证增信行”,按照市场化原则进行选择,提供纸票的保管以及先行偿付服务。《办法》规定保证增信的申请在首次交易前完成;票据到期的偿付顺序:承兑人、保证增信行、贴现人。票据交易无须提供转贴现凭证、贴凭复印件、查询查复书及票面复印件等材料,贴现以及转贴现的计算期限不再需要异地加3天。 “这个概念的引入一方面是希望为票据风险引入多一重保障,按照我们对这个业务的理解,保证增信行应该会是相对较大一些的、辐射全国的银行。这样,保证增信行提供保管和先行偿付的服务,就能够为三农机构或是一些不知名城商行开具的票据提供更好的流动性,因为现状是许多地方都愿意不愿意收资产规模很低的银行开具的承兑汇票,担心兑付风险。增加其交易量。”一股份制商业银行同业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但然而保证增信行的引入是一个可选项,而非一个必选项。这个业务到底能够做到多大规模现在并不知道。保证增信业务涉及到许多细节,一方面,保证增信行需要提供资金的垫付,那就需要计提风险资产,另一方面,保管费遵循什么样的收费标准,这些现在都没有具体规定。但就前一个问题而言,许多银行应该是不会轻易尝试了。” 除此以外,尽管有媒体爆出现任中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秘书长谢多将出任票交所董事长,人民银行会计司正司级巡视员李忠林即将出任票交所的总经理,央行金融市场司处长孔燕即将担任票交所副总经理,但以上人事任命尚未公告,一切人事未知之数。 与此同时,票交所作为一个有限公司的法人经营单位,具体盈利模式和详细收费机制并未公布。不过参照以往各大交易所的盈利模式,基本都是靠会员费以及各种服务费用。 任重道远 “办法的出台及票交所的建立对套利交易型银行的影响较大。”票据宝CEO李华军告诉经济观察报。 类似的看法也来自普兰,上述人士称,随着统一的票据市场逐步建立,市场信息将逐步透明,单笔票据快进快出之间的息差将逐步缩窄,票据交易流转速度将会极大提升。传统的纸票快进快出赚取息差的运作模式将被波段操作及持有至到期的业务模式所取代。《办法》自12月6日公布起施行,旨在对票据市场的参与者、票据市场基础设施、票据信息登记与电子化、票据登记与托管、票据交易、票据交易结算与到期处理等进行规范。过渡期(2016年12月8日至2017年7月31日)按照银办发224号文执行。 根据央行的时间表安排,试点机构12月8日试运行和上线,试点机构成为会员,各银行类会员选择10家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明年1月19日各银行类会员选择全行10%的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2月20日各银行类会员选择全行20%的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系统参与者由试点机构选择授权贴现机构和交易机构。2017年5月底前,所有参与者法人机构加入一期,6月底前完成全部系统参与者的推广上线;7月底前所有会员加入一期,推广工作完成。 为提升电票业务占比,确保电票承兑业务金额占比逐年提高,央行进一步明确了时间表:自2017年1月1日起,单张出票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自2018年1月1日起,原则上单张出票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 来自普兰的观点认为,2015年电票签发占比在25%左右,2016年电票的签发占比有可能达到50%-60%左右,2017年有可能继续扩大到80%-90%,纸票退出市场的进程加快。“此前纸票在整个市场的份额中占比70%左右,一下子归零的做法既不现实也不科学。在线下流通领域,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纸票的存在一个重要作用是直接充当支付工具。因此,纸票份额慢慢降低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普兰金融投研部总经理季鹏飞表示。 票交所还对电票业务的运营主体进行了扩容: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基金公司、资管公司等银行间债市交易主体可以通过代理接入的方式进入到转贴现市场。在首批进入试点的机构中,除工行、农行等35家银行外,还包括美的集团财务公司、中国石化财务公司等2家财务公司,招商、海通、中信等3家券商,华泰证券资管、兴业财富资管、上海浦银安盛资管等3家基金管理公司。交易主体的扩大被业内视作为票据资产证券化铺路。 由于票据市场获取资金成本相对较低。通过票据市场获取资金投入股市等存在投机获利机会的市场,赚取不同金融市场间差价成为票据大案频发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正是2016年初几宗票据大案的爆发之后将票据行业风险曝于阳光之下,加剧了央行铁腕整肃票据业风险的决心。 央行近期发布的三季度支付业务统计数据显示,随着对票据业务风险排查的进一步深入,银行票据业务持续下降。第三季度,全国共发生票据业务7122.80万笔,金额44.39万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1.28%和23.18%。 2016依然是票据大案频发的一年。1月22日,农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重大风险事件,涉案金额高达39亿元;1月28日,中信银行又曝出9.69亿元票据诈骗案;4月8日,天津银行披露7.86亿元票据案;7月7日,宁波银行公告原员工违规办理票据业务32亿元;8月7日,广发银行发现9.3亿元票据资金被中介挪用流入股市;8月12日,银行业首发13亿元电票大案,涉及工行、恒丰银行和中旅银行。据统计,各地银监局三季度共公布49张罚单,罚人民币1535万元。其中,涉及票据违规的罚款金额高达924万元,占比约为60%。“制度规范当然很重要,但人的因素一样不可忽略。就像此前央行一直致力于推进电票业务,但后来事实证明电票一样会有人作假。道德风险防不胜防,各家银行的内部风控依然十分重要。”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诚如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金专家肖飒所言,之所以成立统一的票据交易所,是因为近些年票据犯罪激增,反映了票据行业的道德风险频出,假以佐证的是,全国最大的承兑汇票诈骗案宣判;抚顺特大团伙票据诈骗案;物流运输假票多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恰在于此。”